澳洲幸运彩

                                                        来源:澳洲幸运彩
                                                        发稿时间:2020-08-12 00:58:01

                                                        脸书负责人扎克伯格去年11月与特朗普共进晚餐时究竟聊了什么,有没有双方默认的交易我们不得而知,可很显然扎克伯格已经为特朗普在其平台做政治广告(有的时候甚至是传播不实内容)提供了便利,而特朗普如果要禁TikTok,最大的受益者显然也是脸书,因为脸书旗下的类TikTok平台Reels即将推出。以行政命令帮助大公司更方便地进行垄断,可谓是鲜明的反市场行为。

                                                        由于经营不善,壹传媒连蚀5年,截至今年3月底,该公司全年亏损逾4.15亿港元,按年扩大22.68%。而过去5年已累蚀逾19亿港元,且在过去10年,该公司累计亏损更逾27亿港元。

                                                        特朗普想打压TikTok和打压华为的逻辑并不完全一样。打压华为是因为居然有中国公司技术比美国先进,影响“美国第一”的文化正当性。打压TikTok则纯粹是报私仇,因为几周前特朗普竞选季开始时,第一场在途尔萨的大型集会被一众通过TikTok联络的韩粉给搅了局。他们纷纷注册造成准备参加的假象,却不去现场,造成现场大量空座,搞得特朗普这个很要面子的人十分难堪。他花不起打压韩国的政治资本,遂想要弄死TikTok这个中国控制的公司。而听说特朗普要搞TikTok,纳瓦罗便趁火打劫,说把微信也一起搞了吧,听说它很厉害。

                                                        国会议员(尤其是参议院)年纪普遍较大,对现代科技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并不了解太多,这才会有两年前扎克伯格去国会给一群参议员和众议员解释一些基本的因特网概念的笑话。所以,可以断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未使用过,甚至并不了解TikTok、微信以及它们相关的应用生态。对他们而言,制裁TikTok和微信的动机来源于对美国人信息安全的焦虑。

                                                        对美国国会来说,TikTok和微信带来的是潜在的风险。

                                                        首先是言论自由。TikTok上的内容虽然参差不齐,但那是一个开放和自由的平台——这也是它与不少其他社交媒体应用有差异的地方。TikTok上自然会有靠嘲讽特朗普吸粉以及搅乱特朗普集会的人,但特朗普政府若是封杀TikTok,实质上是对美国言论自由赤裸裸的挑战,至少是在因特网上。任何互联网公司都可能因为拥有用户信息被认定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而被封禁——特朗普之前不是已经想对推特动手了么。

                                                        第二个受到冲击的价值是自由市场。脸书在相继吃掉了Instagram和Whatsapp之后已经成为了相关领域在美的霸主(至少是之一),却并没能摧毁TikTok,因为TikTok成功找到了切入点,且比脸书要超前。

                                                        因为这样的揣测,双方都想去除这样的潜在的隐患。这也是为什么就在特朗普宣布对两家公司的行政令前几小时,美国国会参议院也通过了一项禁止任何人在政府发放的电子设备上下载TikTok的禁令,虽然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证明TikTok有错。

                                                        壹传媒股价连日大幅异动,据香港“东网”报道,香港政研会主席邓德成今天(11日)以个人名义去信香港证监会,正式投诉该会没有实时将壹传媒停牌,最终使有关股票在市场上股价大幅异动,可能损害投资者权益,影响香港股票交易市场声誉,邓德成要求该会尽快纠正错误,马上将壹传媒停牌,直至事件得到合理解释为止。

                                                        香港“橙新闻”报道截图